一個國企老總的蛻變軌跡

??時間:2018-01-24
【字號:

一個國企老總的蛻變軌跡

 

2010914日,甘肅省武威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一審判處窯街煤電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窯煤集團)原黨委書記、董事長李人志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以受賄罪判處李人志之妻解亞玲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宣判后,李人志和解亞玲當庭沒有提出上訴。
  經查,李人志利用職權單獨或與妻子解亞玲瘋狂斂財近2000萬元,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甘肅查處的國有企業領導人受賄數額最大的一起案件,受賄次數之多,單筆受賄數額之大,十分罕見。
  權力,是李人志聚斂錢財最重要的條件。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蔣文蘭在一次講話中深刻指出:權力是腐敗行為發生的先決條件,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
  2009527日早晨。窯煤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李人志(正廳級)被省紀委雙規。經查,李人志在基建工程項目、物資設備采購、干部人事調整中,利用職權單獨或與妻子解亞玲收受賄賂人民幣584萬元、歐元30萬元、美元11萬元,黃金6100多克、勞力士和歐米茄手表3塊,合計人民幣1105萬元,另有921萬元的個人財產不能說明其合法來源。同年9月,李人志、解亞玲夫婦被檢察機關逮捕起訴。
   
權力,是李人志走向腐敗的推手。檢察機關調查顯示,因其大搞腐敗,嚴重影響了企業正常的生產經營,企業不良資產急劇增大,僅無效投資就增加2.14億元,債務達15億元。
  李人志,1957118日出生。先后在靖煤、華煤以及窯煤集團工作30余年。35歲任靖遠礦務局計劃處副處長,39歲任華亭礦區管委會副主任(副廳級)42歲任華煤集團黨委書記、副董事長(正廳級)48(20059)調任窯煤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
  檢察機關查實,李人志調任窯煤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后,為了擺脫總經理權責的限制和約束,以深化企業改革、提高運行效率為名,采取一系列措施,在短時間內就將公司決策、經營、用人權集于一身,形成一言堂的專制局面。他還通過修改董事會議事章程,將總經理部分職權劃入董事會議事章程,增設資金結算中心,實行資金調度由董事長審批后執行的辦法,架空總經理。在其任職期間,窯煤集團雖然每月召開資金平衡例會,制定貨幣資金收支計劃,但李人志每月均有特批資金支出。他任職期間特批資金總額高達9.09億元,占計劃資金總額的16.5%
  在干部崗位調整上,李人志更是獨斷專行,排除異己。案發后,窯煤集團的干部群眾普遍反映,李人志在窯煤集團想往哪投資就往哪投資,想讓誰中標就讓誰中標,想給誰付款就給誰付款,窯煤集團大小事宜基本由他一人決定,就連窯煤集團59周年廠慶紀念冊、職工工牌都要由他指定熟人制作。
  就這樣,李人志在窯煤集團一步步構建起了自己的“權力王國”。
腐敗滲透到了每一個環節
  很多“落馬”領導干部墮落的軌跡大都是先掌控大權,然后將貪污的觸角伸向各個角落,李人志也不例外。
  在窯煤集團,李人志被員工戲稱為“出納員、采購員、施工員”。20073月,窯煤集團一住宅小區窗戶采購招標,造價280萬元。當時有八家公司投標,李人志向其關系戶閆某某透露了準備使用塑鋼窗戶的信息。結果在入圍的三家公司中,只有閆的公司經營塑鋼窗戶,閆某某自然中標。事后閆送給李人志人民幣5萬元。20089月,窯煤集團安全監控系統招標前,李人志給招標領導小組成員說:“要重點考慮常州某企業,我要出差,你們決定就行了。”李人志走后,按招標程序,另外一家公司中標。李人志知道后大發雷霆,立即中斷外出行程返回單位,推翻招標結果,擅自決定將標底3/4的設備由常州某企業供應安裝,剩余1/4的設備由原中標企業供應安裝。李人志借此收受常州某企業好處費10萬元。
  2007年底,李人志與平涼華亭做服裝生意的老板徐某合謀,以機關干部統一著裝、提升企業形象為借口,在未經招標、徐某沒有服裝加工能力的情況下,授意徐某先后兩次從南方定做服裝770套,徐某獲利15萬元。嘗到甜頭后,徐某暗自謀劃,窯煤集團有一萬多職工,服裝利潤十分豐厚,必須“鎖定”李人志,于是先后4次送給李人志金條1根、金磚12塊,價值159萬余元。后徐某供述,“窯街煤電集團有一萬多職工,每年都要做工作服,如果每年每人一套,做兩次我就夠本了(服裝成本和行賄支出),做三次就賺回來了。”
  至于為什么給李人志送黃金,徐某的回答更令人吃驚。他說,從一本書上看到,黃金可以讓人的心里震撼,就認為送金條的效果比送現金的效果好。為了給李人志送黃金,徐某花費了20余年的積蓄。
  據統計,李人志利用工程建設項目受賄9起,合計人民幣583.53萬元;利用設備采購受賄13起,合計人民幣445.51萬元。
   大肆賣官是李人志受賄的另一條途徑。 20093月,企業調整提拔中層干部80余名,李人志一次從中受賄77.5萬余元。
  窯煤集團動力公司工會主席、副書記(副處級)李巖海(涉嫌行賄被立案偵查)是企業的骨干,李人志先后兩次與其談話,明示動力公司書記病故,經理即將退休。但李巖海未理解暗示的目的,沒有給李人志送錢,兩次均未得到提拔。后經他人“點撥”,于2009年春節前以拜年為名給李人志送了20萬元人民幣,不久被提拔為動力公司經理(正處級)
   
別人送錢不好意思拒絕,就在案發前一個月,李人志還在窯煤集團黨委中心組集體學習會議上,親自傳達全省國有企業警示教育會議精神,并對集團公司領導班子反腐倡廉提出要求。
  李人志受賄的伎倆是:不了解、不可靠的輕易不收,既熟悉又可靠的主動出擊。20067月,甘肅中煤機械公司經理葉某為順利結清貨款,送給李人志人民幣30萬元,李感覺此人不可靠,半月后將30萬元退回。20065月,李人志將窯煤集團住宅小區外墻粉刷工程承包給熟人吳某,吳先后3次送給李人志人民幣16萬元。但李人志認為吳某獲利高、出手太少,便將家中價值7萬元的煙酒推銷給吳某,然后以借為名向吳某索要人民幣8萬元。
  令人感到驚訝的是,在檢察機關審查階段,李人志的妻子解亞玲對于丈夫貪污的事實非但沒有感到驚慌,反而平靜地表示,這些錢都是應該得的。她認為,李人志一次給私人老板包出去上千萬元、甚至上億元的工程,老板們反饋一些感謝費很正常。李人志自己也說:“拿私人老板的錢沒有給企業增加負擔和支出,是市場經濟運行的‘潛規則’”。
   
愛財、斂財、惜財。

辦案檢察官用六個字評價李人志:愛財、斂財、惜財。

早在華煤集團時,李人志就開始倒騰生意,比如說倒幾車煤賣出去、和別人合伙開礦購買股票等。知情人士透露,這里既有李人志本身經營有道的成分,也有公權私用的成分,總之他的官場生涯一直伴隨著投資、賺錢的身影。到了窯煤集團后,為使自己收受的贓款“合法化”,他在外省購置了價值達1245萬元的10處房產。
  辦案人員分析,李人志購買房產不僅僅是“洗錢”,在他眼里,購買房產其實也是一種投資,可以“錢生錢”。在審訊階段,李人志還念念不忘自己的數套房產,常自言自語:我在青島的房子絕對升值……
   在案件審查即將終結階段,李人志的妻子解亞玲也感嘆:李人志瘋了,到處跑著買房子。
  然而,擁有千萬家財的李人志在金錢的使用上,卻極其苛刻,甚至“摳門”,李人志被雙規當天,還穿著窯煤集團的工作服。
  從2006年到2009年,李人志花費3年時間構建的權力王國,隨著法槌的敲落,轟然倒塌。
  甘肅省紀委相關負責人在談到李人志案時說,李人志先后在靖煤、華煤、窯煤集團工作30多年,從一名普通電工成長為企業老總,實屬不易。但卻在擔任一把手的四年時間里,由一名黨的高級干部墮落為腐敗分子,令人深思。
  這位負責人說,在榮譽和地位面前放松世界觀的改造,是李人志犯罪的內在動因。“按說,他應該珍惜榮譽,珍惜信任,更加努力地工作,但他卻在各種榮譽的光環下,在職務升遷中逐漸迷失人生方向,在阿諛奉承中盲目自大、在吹捧引誘中追求物質刺激,人生觀、價值觀、權力觀開始扭曲。李人志所謂的一些朋友、兄弟,大都是一些私營老板,其中一些人把與李人志的交往作為他們投機鉆營、發家致富的途徑,不擇手段地拉攏腐蝕,而李人志則不能很好地把持自己,互相投桃報李,結果越陷越深,最終走向犯罪深淵。”
對話李人志
   
在錯誤的路上,你看不清腳下的路
  李人志說,當人走在一條錯誤的路上時,他無法看清腳下的路到底有多滑。只有犯了錯,回頭看時,才知道該如何正確把握自己。
  如果時間可以倒回,他最想干的事就是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
  從正廳級干部淪為階下囚,李人志的墮落軌跡讓人唏噓。在武威市涼州區看守所,記者見到了李人志。
   
曾經是一流的電工。(個頭不高、看起來很斯文——這就是李人志。見到陌生人,這位曾經身居要職的國企領導眼神暗淡,隔著鐵窗,他久久沒有說話。)
  記者:很多50歲以上的人都會對故鄉有一種回憶和眷戀,對于山東老家的記憶深刻嗎?
  李人志:有的深刻,也有的記不清了。常記起的還是7歲左右的時候,那時很快樂,學習好,老師經常表揚,同學也愛和我玩。我16歲來到甘肅,是招工過來的。
  記者:到甘肅的那段時間,你不是很富裕。
  李人志:那段時間雖然不富裕,但是人積極向上。我一個月能領到40元左右的工資,日常開銷基本夠用。
  記者:聽人說,當年你干得很用心。
  李人志:是的,當時我是電工。平時閑下來就看專業書,琢磨如何把理論轉化為實踐,當時,我是那批電工里能力一流的。
  記者:這段經歷對于一個廳級干部意味著什么?
  李人志:從一個工人到企業領導,這是對我能力的肯定。我是一個不愿意服輸的人,干任何事我不愿意落在人后。
  記者:所以,無論是對企業還是自己,你都會有一個長遠的規劃。
  李人志:從華煤集團到窯煤集團,我確實有過規劃。窯煤集團2005年由于設備故障影響生產的時間在2000小時左右,到了2007年,這一指標已經下降到不足100小時。在蘭州安寧區我們為職工建了安居工程,在提高職工收入方面,我們當時給自己定的目標就是每年工資漲幅不能低于10% 2008年職工工資漲幅30%。對個人來說,一步步走上企業主要領導崗位很不容易。
權力的漩渦
  (采訪期間,每每談及窯煤集團時,李人志就會談興大增,可以看出,這個從工人一步步走到企業主要領導崗位的人,對于自己的過去相當眷戀。)
  記者:你心里對一名好官的標準是什么?
  李人志:一個要廉潔,另一個要有能力,要讓單位有所發展。
  記者:在單位上,你是一個非常嚴厲的人。
  李人志:可以這么說,工作中看到有人辦事效率低就忍不住要發火。
  記者:這種嚴厲,可不可以看做是你權力的象征?
  李人志:個人權力的成分有,但是還有對企業的責任感在里面。我如果不去操心企業,也沒必要發那么大的火。
  記者:假設,集團的其他領導受賄千萬元,作為一位嚴厲的“一把手”,你會如何處理他?
  李人志:從內心來講,我會非常痛恨,同時限制他的權力。
  記者:換成你自己呢?
  李人志:唉……(他搖搖頭,發出長長的一聲嘆息。)現在我說什么都是白搭,認識我的人反而越看不起我,說這個人說一套做一套。
錢不是越多越好
  (只要談及權力、談及受賄,李人志的嘴角都會習慣性地上揚。榮于權力,毀于金錢,李人志對于權力和金錢之間的關系在“落馬”之后,有了全新的認識。)
  記者:第一次受賄的情景,還記得起來嗎?
  李人志:模糊了,想不起來。
  記者:我想知道錢在你的生活中到底扮演著什么樣的角色?
  李人志:有人說我愛錢,我不這么認為。我對生活的要求不高,從不揮霍,吃穿也很簡單。我長期管理企業,有投資的習慣,我在外省買了很多房子,這也是一種投資。案發前,其實我也沒有詳細統計過資產……縱使如此又能如何,到頭來還不是一無所有。
  記者:收取大量財物時,你害怕過嗎?
  李人志:心里肯定有過矛盾,但我非常欽佩有才華的人。和這些人打交道時,我對他們有好感、有信任感,本身的戒備心理會放松,他們送的錢我會收。單靠送錢辦事的人,我打心眼里很鄙視,這些人送的錢能不收就不收,實在抹不開收下的,我心里也不舒服。
  記者:可行賄者為了給你送禮,在挖空心思琢磨。一位行賄者說,為了給你送什么樣的禮,他思考了很久,最后在一本書上,他看到黃金可以讓人震撼,于是就給你送了黃金。
  李人志:我真不知道他們琢磨這事,出事以后我也仔細想過這些事情,可能還是因為我是董事長,他們可以在我這里得到一定的好處,所以才送錢。
   記者:你說過,拿私人的錢沒有給企業造成損失,這種心態讓你越走越深?
   李人志:有這方面的影響。我打交道的很多人都是私人老板,他們在工程質量方面沒有大的瑕疵,當時我覺得拿他們的錢是一種正常的人情往來,當次數越來越多時,警惕性也就越來越低。
  記者:但是,作為一名廳級干部,這樣做的后果你應該很清楚。
  李人志:嗯,肯定知道。各種原因,走到了這一步,還是怪自己……
  記者:如果時間可以倒回,你對金錢、權力的選擇會有所改變嗎?
  李人志:對金錢的看法肯定會改變,掙的錢夠用就行;對于權力,如果真心干事業,我覺得我還是會繼續努力的。
  記者:可正是你的權力,催生了你的腐敗,繼續擁有權力,你不怕再次陷入權錢交易的循環?
 李人志:人在一條錯誤的路上走的時候,往往看不清腳下的路有多滑,只有犯了錯,再回頭看時,才能知道該如何把握好自己。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想我會約束好自己。真的,我現在很后悔,要這么多錢有什么用,而我卻失去了自由,穩穩當當做一個正常人多好?
  記者:在看守所過的是怎么樣的日子?
  李人志:說實話,和過去的生活落差太大。這種落差我想你們應該想象得到,這期間我痛苦、后悔過不止一個夜晚。我甚至想起中紀委曾經公布過一個賬號,受賄所得如果上交,可以從輕處理……但一切都晚了。現在,我已經逐漸適應看守所的生活了,每天生活也有規律,閑下來就看看書、讀讀報紙。(信息來源: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上海快3开奖公告